南方+:深圳工人院士第一人周創彬:十年如一日與技術“談戀愛”
發布時間: 2019-04-23

身著藍色工作服,黑發中夾雜著些許白絲,周創彬正熱情大方地跟他人介紹工作的地方,“大家可以來看看,這是振動工程實驗室,平時我們在這模擬推演……”談及工作時,周創彬非常開心,對職業的自豪感溢于言表。他是深圳“工人院士”第一人,中廣核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中廣核”)調試中心副總工。

廣東省勞動模范,全國五一勞動獎章,全國技術能手,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,當選中國共產黨深圳市第五次代表大會代表,除這些榮譽外,在前不久舉行的第十四屆高技能人才表彰大會上,周創彬還拿下了“中華技能大獎”,該獎項獲獎者被譽為“工人院士”,這是深圳在技能人才國家最高獎項的歷史性突破。同時,他與團隊還創建了深圳市“周創彬勞模創新工作室”與廣東省工業系統“勞模和工匠人才創新工作室”。

1991年,周創彬從北京核工業學校中專畢業到大亞灣核電站工作,成為一名現場操作員。在一線摸爬滾打28年,闖過一次又一次難關,從一名只有中專文憑的普通員工逆襲成為核電技術攻克能手、高級技師、調試運行領域的領軍人才,多年過去了,他是中廣核人口中的“創師傅”,“認識創師傅已有15年,縱使時間流轉,但他從未變過。”中廣核調試中心項目控制分部項目管理主任工程師袁長江說。



拿下核電專利“大滿貫”,中專生玩技術逆襲

擁有16項專利、一項中國專利金獎與一項中國專利優秀獎,周創彬從中專生成功逆襲為核電運行與調試領域“大咖”,他的成長之路是怎樣的?

1970年,周創彬出生在粵東一個農民家庭,父親是共產黨員,母親是家庭主婦。在艱苦的生活中,父母始終教育他做人要誠實、勤懇,要有所作為。回憶童年生活,周創彬認為父母這種樸素的人生教育是一生中最寶貴的財富。這些話語,也陪伴了他一生。他說:“我不是很聰明的人,讀書靠的就是勤奮。”

周創彬從小就愛看書,尤其愛看牛頓、愛因斯坦等科學家的故事,科學家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及事跡像火種一般,深深烙在他心中。“當時,科普讀物中,關于核電的知識讓我很感興趣,Y射線、核裂變……多么神奇啊!”懷著都新生活的憧憬和對核電事業的向往,1987年,周創彬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北京核工業學校核電站運行專業。



到北京后,周創彬經歷了人生中的第一個重大考驗。當時,周創彬能考上中專出去讀書是一件了不起的事,村里的鄉親們紛紛贊揚。北京的教育環境好,但中專的定位與他期望中的有很大差距。這種落差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,剛開始幾次考試成績都不理想。班主任看出了端倪,語重心長地對他說:“上什么學校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要學到真本領,只要能夠堅持不懈地學習,中專生照樣能給社會做貢獻。”這番話讓他豁然開朗,學習的勁頭更足了。

而后,通過學習,周創彬不僅開闊了視野,打下了牢固的專業知識基礎,更重要的是,他逐漸掌握了學習的方法,培養出面對困難的耐心和毅力,正是這種努力奮進的精神,讓他在剛到大亞灣電站時,面對高學歷同事,他依然咬緊牙關,腳踏實地,在實踐中不斷學習。

“學歷是證明能力的其中一方面,但并不是最重要的,只要肯鉆研,學習能力及嚴謹、細致的工作態度更能讓人取得成功。”后來周創彬又自修了電子技術與核電子技術兩個大專文憑。他說,拿文憑不是看上那張紙,而是為了更好地工作。

在參加華南理工大學自學考試畢業設計時,居住的招待所條件簡陋,他就在旁人打牌、看電視的喧嘩聲中伏案寫報告,最終順利取得了電子技術自學考試大專文憑。這種堅定執著的信念,讓一名只有中專學歷的普通員工成長為主控室操縱員、運行副值長、機組長、調試中心副總工程師。許多新員工都喜歡跟著他學,親切地稱他為“創師傅”。

“聽聲識器”,心無旁騖地與科技談戀愛

經過中廣核的培養,1997年,周創彬通過操縱員考試,成為一名主控室操縱員。作為一線操縱員,每天與運核電機組打交道,周創彬深知肩上的責任重大。他認為,核電站的操縱員就好比飛機上的飛行員,一點小缺陷也不能疏忽,稍有不慎,就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。在主控室值班期間他先后發現并消除了多項重大設備隱患,確保了機組的安全穩定運行。



有一次周創彬上夜班,在大亞灣1號機組在逼近臨界過程中,他碰上化容控制系統容控箱水位仍異常上漲的情況,一回路的REA稀釋流量被迫減少,直到16噸/小時。這與27噸/小時的最大設計稀釋流量不符,這說明下泄流只有16噸/小時進入硼回收系統,還有11噸/小時的朝水回到了容控箱。在以前大修臨界過程的稀釋操作中,也遇到過同樣的問題,當時認為是化容控制系統的一個三通閥有內漏。

但職業的敏感性和責任心使周創彬對此產生了質疑:真有這么大的內漏嗎?他立即派人到現場尋找蛛絲馬跡,果然發現另外一個安全閥在不斷地振動,能清晰聽到該閥門動作的彈簀聲,進一步檢查發現是化容控制系統床前過濾器堵塞所致,從而間接驗證了他最初的推斷,最后問題迅速得到了處理。事后,大家都說,多虧了周創彬的一雙“慧眼”一一否則,一旦錯過時機,主控就再也沒有其他信息能捕捉到這一隱患了。

除此之外,周創彬首次編寫我國核電站《一回路水壓試驗》總體運行程序,填補了國內大型商運核電機組空白。

嶺澳核電站2號機組第一次大修,是我國壓水堆核電站首次完整的“十年大修”,其中一回路水壓試驗是特大型核安全相關的高難度試驗項目,在國內核電商運機組更屬首次,實施過程復雜,對風險控制的要求極其嚴格。多年的現場運行操作磨練,僅為中專學歷出身的周創彬勇于挑起了這項重擔。

短短四個月大修準備期間,周創彬不分晝夜為十年大修新編了約500頁的總體運行程序,創造性地將運行風險控制編寫到程序中,對多項技術難題提出了解決方案,編制了我國《一回路水壓試驗》總體運行程序。其組織編寫的專用文件包多達138份,共計需要12個文件夾才能裝完,任務的艱巨性和巨大的挑戰可想而知。該套程序在保障大修質量的同時,節約大修工期75小時,領先于法國同類型機組,相關成果獲得國防科技進步三等獎。

做事不打退堂鼓,周創彬勇往直前開發核電站數字化運行程序,這也是國內首次首次研發核電站數字化運行程序。嶺澳核電站二期工程作為我國CPR1000堆型的示范電站,將以數字化先進主控室取代原有的傳統模擬主控室,必須自主開發出一套全新的數字化運行程序。工期緊、難度大。

為了完成這一艱巨任務,周創彬帶領總體程序數字化小組成員,挑燈夜戰,廢寢忘食,短短的一年時間內,他頭發幾近花白。憑著多年在主控室的工作經驗和操縱技能,集思廣益,在吸收法國N4核電站(運行)及EPR核電站(歐洲壓水堆)的先進理念后,他終于總結策劃出一套具有大亞灣特色的總體程序數字化方法。為推進國家核電自主化進程貢獻力量。



常年沉浸在核電世界,與技術做伴,周創彬與設備、器械之間甚至有一種不可言說的默契。2018年,周創彬去曾幫助其他公司測試閥門加壓情況,在沒有觀看任何數據的情況下,僅通過聽設備傳達出來的聲音及直覺,他找出閥門的閥芯有問題,這一傳奇故事也在同時間口耳相傳。

“都說人談戀愛要看感覺是否合適,創師傅與核電技術之間,也像談戀愛,即使在噪音環境下,他也能敏銳地感知問題所在,這種感知來源于對場地的熟悉,對參數的了解,甚至每個環節他都了然于心。”調試中心黨委專職副書記、紀委書記周亞文說,“他就像一個老司機,聽見引擎聲能判斷馬達類型。”

在平凡中從容面對,在社會變化中懂取舍

即便榮譽和光環加身,周創彬也并沒有因為高光時刻而有絲毫變化,他還是那個穿梭于設備中創師傅。在他看來,榮譽每多一份,責任也會多一層。“這意味著,我需要做得更好才行。”

郭鋒是臺山項目部調試分部的一員,在他眼里,周創彬是一線員工的楷模與榜樣。“我和創師傅并不在同一個部門,但在大型技術測試上,創師傅有過硬的技術,他總能對系統設計、配置進行合理分析。”郭鋒說,“在他身上可以看見親和力,在核電機組測試中,他經常指導我們,引領我們,參加技能比拼競賽時,還會為我們指導。”

“創師傅思維靈敏開闊,做人做事都低調謙遜,對年輕人非常照顧,給我們提供幫助時,臨走還不忘說,以后有問題隨時找我。”臺山項目部調試分部的張立強分享,周創彬常關注年輕人,希望新人可以快速成長。“他在工作中有保持記錄的習慣,還送工作筆記給我們,他嘴上說自己年齡大了記不住,但這對于我們來說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學習方法。”



據了解,周創彬還兼任在崗培訓教員,高峰時期每年授課達300課時,培養了一大批優秀人才,并打造出一支具備整機啟動的調試值班工程師隊伍,2017年被評為公司“優秀部門級培訓教員”。

袁長江認識創師傅十五年,在他心中,周創彬依然還是那個在平凡中堅守的創師傅。“初次認識,他正在寫一個維修方案,對設備的特點、狀態都非常了解,他吃得非常透,15年過去了,和善的創師傅沒有變過。”袁長江說分享了一個小故事,“2016年,我們做一個創新性課題,遇見困難有抵觸心理,‘創師傅就說,任何一個新項目,只要方向對了,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。’在他的鼓勵下大家變得更有信心。”

袁長江說:“創師傅的話語簡單,卻透露著生活哲理,我們的創師傅很平凡,平凡地面對每個榮譽。”周亞文評價創師傅是一個從容的人,“他有著一份對技術難題的從容,對大事的從容,對生活態度的從容之心。”

如今,周創彬還在攻讀本科課程,不斷吸收新知識。“未來是發展變化的,人要與時俱進,適應社會的變化,科技進步的同時也有淘汰與更新,我們要跟上步伐。”周創彬說,“也許我今天是老師傅,但是明天可能就不能適應時代的要求了。”

周創彬認為,人不應該受年齡的限制,要不斷自我更新。同時他還建議年輕人,要踏實地鉆研同一件事。“其實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做事需要有選擇性,拿我個人來說,對于某些事情能會遲鈍,有些事情又比較敏感,人都是如此,對于不擅長的事務,就要放開,應該朝著自己擅長的方面去做。”

“我只是中廣核千千萬萬人中,普通中的一員。”周創彬說。在中廣核,工匠精神是安身立命之本,有一大批人在安心做事,他們從“學生”變成了“老師”。他們曾為了獲得先進技術經驗,需要出國向他國人才討教,而今,中廣核的技術打開國門走進了英國,成為別人的創新樣本。

重庆时时彩计划178